少女网吧产子后捂死 刑警为其买鸽汤补身体

2017-05-30 18:16

  原标题:   送少女住院,刑警彻夜守护   东南网4月14日讯(海峡都市报讯)福尔摩斯式的神探?临危擒凶的悍警?哪个身份符合你对刑警的想象?   老苏是刑侦大队街面中队长,平时负责抢劫盗窃案件,忙得很。4月12日这一天,是周六,老苏还是休息不了,他和刑侦大队的重案、打黑、侵财、诈骗四个中队的中队长,一同加班,分头参与侦破几起命案。   记者随警体验,从12日上午9点到13日凌晨5点,经历破案全过程,体验了刑警日常工作的一天。   老苏没有怨言,因为上一周的另一起命案,大多数刑警5天来睡眠不到10个小时。这个通常便衣办案的群体,是最容易遭遇危险的警种。在风光威武的外表背后,老苏和他的战友们,更多的是极其繁琐的走访工作,比如十几个小时盯着探头寻找线索,挨家挨户探查嫌疑人的踪影。他们管这个叫摸排,在迷雾重重中,摸索并排查所有可疑线索,直至真相大白。   12日上午9:0012:00垃圾堆发现男死婴   清洁工:娃娃胖乎乎的,浑身是血,被倒在垃圾堆里。   12日上午,本在家陪孩子的老苏接到电话后,取消周末,来队里负责一起弃婴案的侦破。上午9点许,他带着同事们赶到位于晋安区前横路的案发现场。周末加班已经是习以为常,大家也都没什么怨言,五加二,白加黑,这就是我们的生物钟。   老苏说。最早发现弃婴的是附近一网吧的清洁工。那个小娃娃胖乎乎的,浑身是血,被倒在垃圾堆里。清洁工脸都吓白了,她说,垃圾是附近一家网吧倒的。   法医赶来鉴定后,发现弃婴产下后,窒息而死。老苏和同事们找到网吧负责人,通过监控视频,发现一名戴着红帽子的少女,在网吧卫生间里,从凌晨1点多呆到3点多,随后捂着肚子离开网吧。其间有其他人敲卫生间的门,女子均未开门。   这名红帽女子有重大嫌疑。大家分工,小王跟我走访排查,其他人分队排查、看监控。案发现场,老苏布置了任务。   12日中午12:00下午3:00摸排走访,下午2点才吃饭   刑警老苏:很多时候,破案的关键就在一两次错过的问询。   大家很快分头做事。老苏和小王负责案发附近湖塘村的走访,他们拿着视频监控画面截图、情报部门提供的女子正面照片,顺着女子可能走过的路线,沿线问询。破案其实不像电影里那样惊心动魄,更多的是繁琐的摸排走访,了解信息。   我们得知这名女子今年才18岁,去年曾因盗窃被鳌峰派出所抓过,后来因怀孕被取保候审。老苏说,女子很可能是在网吧产下男婴后,把男婴捂死。他猜测,女子产子后自行离开网吧,可能会到附近医院和诊所就医。可是一下午挨家挨户的走访,并没有人见过这名女子。   很多时候,破案的关键就在一两次错过的问询。一起起命案侦破背后,都是大量繁琐的别人看不到的工作。下午2点多,老苏和同事们拖着疲惫的身躯,坐在前横路一家小饭馆里吃饭,他们饿极了,吃光了小店里的一大桶米饭。   12日下午3:006:00警察买鸽子汤给少女补身体   刑警老苏:那么小的女孩,刚刚生完孩子,虚弱的身体,很让人心疼,但是她犯法了。   放下饭碗,还顾不上擦嘴,大伙又分头行动。下午5点左右,全队同事凑在一起,对情报做了综合,后查出少女住在前横路附近一小区。老苏和同事们在少女住所找到她时,她情绪很低落,但并未特别惊讶,收拾好衣物后,跟着警方回到刑侦大队。   少女还未满19岁,因为没钱生产,在网吧生下孩子后,怕别人知道,把孩子捂死了。身为人父的老苏,眼眶有些湿润,长叹了一口气,对记者说,足月的婴儿生下后就是一条生命,少女把自己的孩子捂死,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。   被带走时,无知的少女,还不知道自己犯了罪。少女被带回刑侦队后,老苏问了一番,才知道她生产后,只喝了一杯牛奶,再没有吃什么补身体的东西。担心少女身体撑不住,他让同事买来鸽子汤泡线面。那么小的女孩,刚刚生完孩子,虚弱的身体,很让人心疼,但是她犯法了。   12日晚上6:0011:00少女供认网吧产子杀害细节   少女小张:我把孩子拍照发给男友,他回说不相信,我就不想要了。   晚上9点,街面队老李和重案组小陶,赶过来给少女做笔录,记者旁听了全过程。这名广西少女姓张,初中毕业后来到福州,并没有正式的工作,此前因为约陌生男子开房,盗走男子的手机和钱财被抓获,后因怀孕被取保候审。   少女说,她的男友在泉州,怀孕时她曾告诉男友,男友不信,还说如果真的有,就打掉。少女没钱打胎,前日凌晨她在网吧上网,1点时突然感觉腹痛,可能要生产了,就到网吧卫生间内,准备产子。   我还拍了一张照片给他,他说不信。少女说,她拍了一张大肚子的照片,发给男友,男友不信。随后,她在网吧卫生间内,产下一个男婴。   刚生出来时,他掉在便池里,肚子上连着脐带,哇哇大哭。少女说,她见到连着脐带的孩子,也吓了一跳,顺着脐带一拔,胎盘掉了出来。随后少女抱着男婴,又给男友发了孩子的照片,记者在少女和她男友的聊天截图上看到,男友还是称不相信。   少女说,男友多次说不信,她觉得男友不想要这个孩子了。这时候男婴又哇哇大哭,她怕被网吧外的人知道,就蹲着用左手手腕撑住男婴的头,右边大腿顶住男婴的屁股,用右手捂住男婴的口鼻,渐渐地,男婴的哭声小了。她拿出包里化妆用的小剪刀,一点一点把脐带剪断。随后她把垃圾桶里的废纸倒出,把男婴和胎盘放了进去,又把纸巾堆在男婴上面,擦干净地上的血后,离开网吧。   12日晚上11:0013日凌晨5:00女警夜陪涉案少女住院   女警小高:我是队里仅有的几个女警,我也是母亲,这样的任务,再晚我都要来的。   看到十几岁的少女这样的遭遇,哀其可怜,叹其无知。案审民警老李说,她贫穷,所以没钱去医院产子,只能生在网吧卫生间里。因为担心被人知道,她把自己刚生下的婴儿捂死了,涉嫌故意杀人罪。   这么小的孩子就要被送到看守所,唉。晚上11点许,少女做完笔录,担心她刚生产完,民警决定带她到医院做个检查。小高是刑警队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女警,孩子还不满7周岁,晚上11点半,她本来可以陪孩子在家睡觉,但临时被喊来到队里,和街面队老李、重案组老范一起带少女去医院检查。   少女情况特殊,我是队里仅有的几个女警,我也是母亲,这样的任务,再晚我都要来的。经医生诊断,少女贫血、产后感染,需要住院。因少女是命案嫌疑人,情况特殊,几位民警回队办完各种手续后,医院临时安排一间急诊室单人间,让少女入住。少女住下后,已是凌晨5点,记者走出省立医院回家,天空露出鱼肚白,老李、小范、小高还在医院为住院的嫌疑人少女忙前忙后。此前因另一起案件,他们已经通宵了一晚上。